AG赌场


AG赌场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028-87409888
成都市青羊区黄田坝
AG赌场  |  News
航天宏图闯关科创板:保荐机构间接持股172%应收账款占营收超9成
2019-06-30 00:22

  近期,国内遥感和北斗导航卫星应用服务商北京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航天宏图”)即将迎来科创板“大考”。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航天宏图首次与资本市场亲密接触。早在2016年公司就曾申请挂牌新三板,此后还拟蹍转至创业板。未料,公司再次变轨至科创板。

  而一直想着上市的航天宏图,目前却面临着保荐机构独立性受疑、应收账款占比超9成、子公司集体亏损推广不力等掣肘因素。

  2016年4月,公司曾申请挂牌新三板,同年10月向全国股转系统提交了申报材料。不过,2017年1月,考虑到资本市场变化情况及公司发展规划,公司撤销了新三板挂牌申请。此后,2017年4月,公司选择冲击创业板。如今公司再次半路转道至科创板。

  一波三折下,公司能否如愿上市尚未可知。不过,在陪伴公司漫长筹备上市的旅程中,“保驾护航”的国信证券独立性需要打个问号。

  招股书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为王宇翔、张燕,两者系夫妻关系,合计持有32.24%的股权。同时,王宇翔还通过员工持股平台航星盈创控制20.08%的股权。 除此之外,公司的股权集中在创投机构手中。

  航天科工创投成立于2012年12月,其LP之一是国信证券全资子公司国信弘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信宏盛”),持股比例为25%。截至目前,航天科工创投持有公司6.89%的股份。

  这也意味着,国信弘盛通过航天科工创间接持有公司1.72%的股份,即国信证券间接持有公司1.72%的股份。

  保荐机构间接持有发行人股份,这是否会影响保荐执业的独立性呢?对此,财经网曾向公司发去采访函。

  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国信弘盛入股公司时,国信证券尚未担任发行人的辅导机构、财务顾问、保荐机构或者主承销商,国信弘盛入股发行人符合《证券公司直接投资业务监管指引(2011)》及《证券公司直接投资业务规范(2014修订)》的相关规定。

  据悉,2014年7月,航天科工创投向发行人增资。2016年1月,国信证券与发行人签署《保密协议》,开展新三板挂牌业务;2017年4月,保荐机构与发行人签订《关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之辅导协议》。

  公开资料显示,航天科工创投的GP是航天科工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的控股孙公司。而与此同时,公司大客户航天科工系的实际控制人也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此外,航天宏图的董事王苒系航天科工创投委派的董事,任航天科工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任西安航天华迅科技有限公司(航天科工集团孙公司)监事。

  其中,来自“航天科工系”的贡献可谓不少。2016-2018年,同属于航天科工的企业销售额合并来看,分别位列公司第一、第二、第一大客户。

  具体来看,近三年间,仅航天建筑设计研究院与中国航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航天建设”)贡献营收6839.2万元、3493.28万元、2.09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营收的35.82%、12.13%、50.21%。

  公司大客户与公司大股东同属一个实控人,之间是否会存在利益倾斜难免令人遐想。对此,上交所在第三轮审核问询中,也重点关注了航天科工系客户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的问题,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航天宏图表示,公司与航天科工系客户之间不存在特殊关系,不存在引起利益倾斜的关系。此外,在招股书中,公司也反复强调公司与航天科工系客户不存在关联关系。

  不过,财经网注意到,在2016年10月31日公司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曾明确表示,公司股东航天创投与客户航天建设和航天长峰同属于航天科工集团控制的企业,基于此认定航天建设和航天长峰为公司关联方。

  彼时,航天宏图公开转让的保荐人同样是国信证券,为何两次对于关联方的认定却出现分歧?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公司对航天科工系客户销售额的增加,公司的应收账款也水涨船高。

  2016-2018年,航天宏图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76亿元、2.58亿元、3.97亿元,占当期末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92%、90%、95%。其中,公司对航天科工系客户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7741.24万元、7721.10万元、2.72亿元,占当期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40.20%、26.80%、59.95%。

  应收账款占比超九成,凸显出企业存大比例赊销,存在一定的坏账风险。然而,在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方面,航天宏图较同行相比更为宽松。

  航天宏图对账龄在2-3年的应收账款计提20%;3-4年的计提50%;4-5年的计提80%;5年以上的计提100%。对比同行公司超图软件与世纪空间,对账龄在2-3年的应收账款计提50%;3年以上的计提100%。

  从航天宏图的应收账款分布来看,2018年,账龄在2-3年的应收账款由2017年的2310.97万元增至7196.97万元;账龄在3年以上的应收账款由2017年的1170.36万元增至3084.54万元。

  若按照超图软件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标准,2018年,公司需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4802.31万元,对当期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额为1818.85万元,占当期公司归母净利润的29.49%。

  招股书显示,本次公司拟募资5.67亿元,分别用于PIE基础软件平台升级改造项目、北斗综合应用平台建设项目、大气海洋应用服务平台项目三个项目,募投资金为3.29亿元、1.09亿元、1.29亿元。

  据了解,募投项目中的北斗综合应用平台建设,以及大气海洋应用服务平台项目分别与公司现有北斗行业应用系统开发业务、遥感行业应用系统开发业务相对应,分别基于自有基础软件平台 PIE-Map、PIE,参与北斗卫星工程建设以及监测大气海洋资源。

  言下之意,公司募投项目主要是以自有基础软件平台PIE、PIE-Map为基础,进一步对其升级改造。然而,在国外遥感软件产品对国内市场渗透率高的情况下,公司募投项目能否获得预期的收益呢?

  招股书显示,公司业务收入主要基于PIE产品,但是PIE产品推向市场的时间晚于竞品ENVI、ArcGIS、PCI,晚了大概15-20 年,在用户使用习惯、品牌影响力等方面均有待提升。

  具体来看,公司客户以国内用户为主,覆盖数量在2万左右,而ENVI、ArcGIS、PCI的用户不仅早已覆盖全球,其数量也是公司的5-10倍。除此之外,ENVI、ArcGIS、PCI均在北京设立了中国区总代理。

  外强围堵下,公司面临着最大的市场推广阻力用户的使用习惯。而这一阻力似乎直接反应在了集体亏损的子公司账目上。

  从2014年开至今,航天宏图断断续续成立了16家子公司,除了今年3月成立的吉林航天宏图无2018年财务数据之外,其他15家子公司在去年均呈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对此,公司解释称,由于各子公司目前主要面对当地客户需求开拓市场并维护客户关系,提高公司服务能力,暂未能实现大规模业务收入,导致报告期子公司存在持续亏损情况。

  然而,以子公司亏损换市场并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能否换来市场也未可知。内忧外患下,公司募投项目能否如获得预期收益,值得商榷。

  据了解,公司项目计算期7年,其中建设期为3年。考虑到建设期3年,PIE升级改造项目、北斗综合应用平台建设项目、大气海洋应用服务平台项目将分别新增年销售收入2.77亿元、1.27亿元、1.56亿元,新增年均净利润6014.09 万元、2135.12 万元、2814.77万元。

  以此测算,三个募投项目的年均净利率为21.68%、16.79%、18.06%,综合平均净利率为18.84%,高于公司2018年14.82%的综合净利率。

  木瓜移动拟科创板:近三年研发投入总计不足1亿元,完全依赖Facebook

  木瓜移动拟科创板:近三年研发投入总计不足1亿元,完全依赖Facebook

  搜狗劫持神马搜索等流量构成不正当竞争,2000余万元赔偿创海淀法院同类案件纪录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相关阅读:AG赌场


AG赌场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AG赌场